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写真 > 268qualification11 正文

268qualification11

时间:2023-04-02 11:18:38 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写真

核心提示

“小姐。欢迎回来。”“吓!”叇散遮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,看清是忍之后,不禁递了个埋怨的眼神过去,“别故意吓我啊。”“是我失态了。”忍毫不回避这一指责,淡淡的回道。“怎么了?”叇散遮在玄关换了鞋,站在 %E3%82%AA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8%84%B1%E7%A8%8E%F0%9F%9F%A5%E3%80%90qc377.com%E3%80%91%E3%82%AA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8%84%B1%E7%A8%8E%20%E5%B9%B4%E9%96%93%E8%B3%9E%E9%87%91%E7%B7%8F%E9%A1%8D%205%2C000%2C000%20USD%20%E3%82%AA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8%84%B1%E7%A8%8E%E3%81%A9%E3%81%86%E3%81%A7%E3%81%99%E3%81%8B

    “小姐。欢迎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吓!%E3%82%AA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8%84%B1%E7%A8%8E%F0%9F%9F%A5%E3%80%90qc377.com%E3%80%91%E3%82%AA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8%84%B1%E7%A8%8E%20%E5%B9%B4%E9%96%93%E8%B3%9E%E9%87%91%E7%B7%8F%E9%A1%8D%205%2C000%2C000%20USD%20%E3%82%AA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8%84%B1%E7%A8%8E%E3%81%A9%E3%81%86%E3%81%A7%E3%81%99%E3%81%8B”叇散遮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,看清是忍之后,不禁递了个埋怨的眼神过去,“别故意吓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失态了。”忍毫不回避这一指责,淡淡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叇散遮在玄关换了鞋,站在原地看着忍关上门,替她摆好换下的鞋子,总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小姐应该累了吧。浴缸已经放好水了,您随时都可以进去。”

    叇散遮摆摆手,“那个等下再说,你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忍半垂着眼,“您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不对,绝对有什么。%E3%82%AA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8%84%B1%E7%A8%8E%F0%9F%9F%A5%E3%80%90qc377.com%E3%80%91%E3%82%AA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8%84%B1%E7%A8%8E%20%E5%B9%B4%E9%96%93%E8%B3%9E%E9%87%91%E7%B7%8F%E9%A1%8D%205%2C000%2C000%20USD%20%E3%82%AA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8%84%B1%E7%A8%8E%E3%81%A9%E3%81%86%E3%81%A7%E3%81%99%E3%81%8B”叇散遮走近他,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来。

    无奈忍的表面功夫实在到家,笑容堪称计算后的完美。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叇散遮丧气的垂下肩膀,慢吞吞的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关上门,看着满缸的热水颇有些无奈,拔了塞子放水,然后走到一边的淋浴间开了水阀,快速的除尽衣物,等水热开的时候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~我来晚了~”敲了几下门都没得到回应,根津推门而入,便看到叇散遮淋浴的样子。脑中迅速跳出淋浴等于不需要全身按摩等于小姐的那几天,接着数了数日子,脸色不由古怪了几分。

    由于水声和淋浴间的关系,叇散遮没能听清动静,等撩开眼前被水浸湿的长发,瞥向门口的时候,根津早已关门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听错了吧......

    叇散遮茫然的眨眨眼,关了水,抽了条毛巾擦身,换上衣物。

    忍准备的是一条纯白色软绵绵带蕾丝边的睡裙,叇散遮照镜子的时候眼皮不由跳了两下。

    每次出现这种不符合她喜好的衣物时,好像都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也就是,恶魔先生的恶趣味。

    脑中又是一阵灵光闪过,叇散遮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到底忘了什么......

    再怎么拖沓也还是逃不过惨烈的命运,叇散遮硬着头皮走了出去reads;丫的,王妃来也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您又没擦干头发就出来了。”理人不知何时回来的,看到叇散遮顶着一头滴水的湿发从浴室出来,不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习惯了嘛。”叇散遮撩起肩上的毛巾准备包住头发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理人冷冷的瞥了眼想要上前的根津,这才将叇散遮带到沙发上,拿毛巾轻轻地挤着湿发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的话。pink呢。”

    “冯さん选了17楼。”

    “17楼......”叇散遮想了想,“好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,还在喝么?”

    “无主之宴撑不了多久。现在青山和第五在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好歹也是你弟弟,别总欺负他呀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是心疼他了吗?”理人停顿了一下,才接着擦起头发。

    叇散遮干笑两声,“也没有啦,只是觉得小剑有点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。”理人的眼神闪了闪,内心斟酌要换些新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“理人果然是那种人吧......越喜欢的越要欺负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理人贴近她的耳畔,“那,小姐有觉得被我欺负惨了么?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咳咳......”本想调笑于他的叇散遮瞬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。

    等头发全干了,叇散遮这才乘04室的内部电梯升上30楼,门打开后,让理人进行代传的忍就静静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果然有哪里不对......

    叇散遮边走边偷偷瞄了眼身后的忍,总觉得他像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但是......为什么?

    等、等等......好像......

    “小姐。夜不归宿可不是淑女所为。”坐在阳台上的塞巴斯蒂安轻轻地放下手中的杯子。

    杯碟相碰的轻微脆响在叇散遮听来就如同地狱的钟鸣,无数次闪过的灵光终于在这一刹那拼凑完全,叇散遮瞬间手脚僵硬,已经完全不敢去想象之后会出现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忍。你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忍顺从的用室内电梯离开了这个空间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看来有必要再给您上一节惩罚课呢。”塞巴斯蒂安用轻柔的语气说着恐怖的话。

    “先、先生......”叇散遮吓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我的小姐。”塞巴斯蒂安笑着看向她,只是金红琥珀般的眼睛里闪过血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能算是惨烈的命运,而是残酷的地狱了吧reads;娘子灰常萌。

    叇散遮默默地想着,脚却是不由自主的迈了过去。

    犯规!这是犯规!

    被迫走到塞巴斯蒂安身边,叇散遮只能欲哭无泪的看着他,同时,也瞥到隐藏在阴影里的一个轮廓。

    只是她现在身不由己,无法看到对方全貌。当然即使她是自由的,也是不敢在这时偷看的。

    “正好,我给您介绍下您的惩罚课老师。”塞巴斯蒂安扬了扬下巴,叇散遮就只能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......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叇散遮已经看到被裱在框架里的自己的黑白照,还有灵前袅袅升起的供香。

    “晚上好。”他站了起来,阴影盖过了玻璃窗外的东京夜景,圆帽被摘下并扣在身前,俯□行礼的时候,被编制成麻花辫的、华丽的金色长发垂到了身前,“在下将是您的惩罚课老师,称呼在下为mr.r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叇散遮愣愣的看着他,然后在塞巴斯蒂安似笑非笑的目光以及mr.r意味深长的笑容中,僵硬的回以一笑,“晚上好。mr.r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mr.r露出满意的笑容,随即对塞巴斯蒂安说道,“那么,就一如之前所说的那样,一切都由在下来决定,没错吧。”

    “诶诶。请随意。”塞巴斯蒂安的嘴角咧起一个不可思议的、只有恶魔才有的弧度,“只是千万注意,不能玩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不要质疑在下的能力。”mr.r略带不满的看了他一眼,转而对叇散遮伸出带着皮制手套的谜之手,“请吧。”

    咬了咬下唇,叇散遮在看到塞巴斯蒂安的笑容后,只得颤颤巍巍的将手交到了mr.r手里。

    轻微的电花在两手交叠的瞬间绽放开来,mr.r尝到与电花规模成反比的痛意,又见到塞巴斯蒂安了然的笑容,多少明白过来自己被坑的这一下是在对方掌握之中的。

    可不能掉以轻心啊。

    mr.r在内心叹息了一声,面上则不动声色的将叇散遮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中,“在下会让您享受到极致的颤栗。”

    god with you(上帝与你同在)——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怒刷执事们的存在感。。。。

    于是第三页自行去我blog找,仅回复可见(才怪,其实是友人权限!)

    表示作者我是没节操的,但我有下限。

    本来mr.r出来是预备给叇爆菊的,但写之前犹豫了,良心表示爆菊后叇(当然作者也是)会失去某种重要的东西,于是在群内征求意见,然后不靠谱的给出了不爆菊的结果。

    好吧。那就不爆菊了。

    然后有点小失望(咦?)的不爆菊了。但另两个设定元素还是有的——xx和xx

    那么,就是这样。